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情色版哈利波特

哈利波特~馬份的報復妙麗的第一次


      又一次!又一次的挫敗!為什麼總是會輸給妙麗.格蘭傑那一個麻種呢?
      「這次一定要給那一個麻種一個教訓!」跩哥.馬份忿恨的走在通往史萊哲林的地窖
      「馬份,過來!」遠處史萊哲林的院長賽佛勒斯.石內卜正好搬著一箱東西
      「是!是的先生。」馬份只好放棄回去地窖跟克拉與高爾商討如何對付那個聰明該死的麻種妙麗.格蘭傑
      「幫忙搬這個!」石內卜把一個裝著藥水的玻璃箱子交給馬份「小心搬!那裡面是迷情水!」哼哼!天狼星死了,就不會在有人阻止我去找路平了!我要復仇!我不要!再也不要被一隻不肖狼啃了!
      「是,是的先生。」馬份接過玻璃箱子,看著在裡面冒紫色氣泡的藥水,突然!一個念頭閃過馬份的腦袋 「先生,請問這要怎麼用啊?」
      「.....」石內卜冷冷的瞪了馬份一眼,頭也不回的快步走 「先生!等等我!」馬份只好跟上去,看來石內卜教授心情不好啊
      「幫我拿回辦公室。」終於走快要到石內卜辦公室的入口了,但是石內卜卻停了下來「我還要去找校長一下,那個藥只要一小滴!就可以讓一個成年人”意亂情迷”。哼哼~路平你給我小心一點!」最後一句話小聲的幾乎聽不見
      「呃!」馬份對著走遠的石內卜身影發呆.....成人只要一小滴?那如果是那一個麻種妙麗.格蘭傑呢?還有關路平教授什麼事?
      「呵呵~機會來了!」馬份把藥送去辦公室放好後,在石內卜的辦公室內隨意拿了一個小瓶子裝了一點迷情水之後快速的離開石內卜的辦公室

      「妙麗!我們要去打魁地奇妳要不要去?」哈利跟榮恩問背著一大堆書的妙麗
      「你看我的樣子像有空的人嗎?我要去圖書館啦!」妙麗擺擺手走出交誼廳
      「喔!自己一個人小心啊!」榮恩喊著,便跟哈利拿起掃把尾隨著妙麗走出交誼聽
      在妙麗走向圖書館的途中,馬份看到了落單的妙麗他知道機會來了,這一刻他計劃很久啦!該死的麻種!跟著妙麗直到周圍都沒有人的時候
      「唉呀!這不是大門牙小姐嗎?」(笨蛋馬份還不知道妙麗的牙齒早就變小了) 「唷!這不是小雪貂先生嗎?」就算是假穆迪教授變的,還是可以讓妙麗想到就笑
      「妳!哼!又抱著一堆書要去那?妳以為念了那麼多書你就會變成純種嗎?不要癡心妄想了。麻種永遠都是麻種」
      「總比有人自以為是的好吧!」妙麗不想跟馬份說那麼多,正想閃過馬份身邊繼續前往圖書館
      「哼!」馬份拿出預藏的迷情水含了一小口,拉住妙麗對準妙麗的嘴強灌下去,(歹勢我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但是妙麗強烈的抵抗讓馬份也不小心喝了一點迷情水下去
      「你!你幹什麼!?」妙麗眼中有一點淚光,那是我的初吻啊!居然讓小雪貂奪走了,而且!我不要你吻過潘西那母牛後又來吻我!!!
      「哼!便宜妳這一個麻種了。」馬份抹抹嘴,心裡想這一個麻種接吻的感覺居然著還不賴!但是下腹部有一種異常的熱感竄出
      「嗯...」妙麗的書已經拿不住掉了一地,臉色微紅眼睛水汪汪的看著馬份 「你到底做了什麼?」本來是斥喝的語氣因為喝了迷情水卻變成嬌媚的撒嬌
      「嘿嘿!迷情水!妳這該死的麻種!」這樣看妙麗.格蘭傑真有種說不出的嬌艷啊(還沒發現自己也有喝一點迷情水= =|||馬份你是白癡嗎?)
      「迷...迷情水?笨蛋!你用嘴喂我你自己也喝到了啦!」妙麗搖搖頭,想著不行去圖書館了,快去找龐內夫人吧。不然...就...
      「你要去那?」馬份抓住妙麗的手 「去找龐內夫人!你放開我!」妙麗想要掙脫馬份緊抓的手
      「不準!」用力一扯!把妙麗壓在柱子與自己之間!啊這就是女生的味道嗎?妙麗的馨香正在挑逗馬份的嗅覺,手不自覺撩起妙麗的裙子,往神秘的三角地帶去
      「不!不要....馬份,不要...快住手。好熱...」妙麗想要推開馬份壓上來的身體,不過因為喝了迷情水已經沒有力氣了,於是情欲取代一切剩下嘴裡說著言不由衷的話語
      「讓妳舒服好嗎?」馬份看妙麗不在反抗,就把妙麗推到一間沒有人用的房間,不過這房間還真不錯已經有很舒服的床跟滿室的曖昧氣息了!(你們也真好狗運,居然剛好到了萬應室)事不宜遲,馬份立刻脫掉妙麗的長袍與裙子
      「不行!」妙麗雙手護在胸口,最後的理智出現。
      「不行什麼?」馬份輕抱著妙麗,讓妙麗坐在床上,掰開妙麗緊閉的雙腿,下巴靠在妙麗純白的內褲前磨蹭,天啊!馬份可以感覺到妙麗的溼潤,脫掉自己的衣服馬份剩下一件純黑色的四腳內褲。
      馬份站了起來!讓妙麗看清楚自己搭的高聳的帳篷 「啊!下流!」妙麗別開臉,但是不在堅持保護他的胸口
      「滋!剝、剝、剝!」馬份粗暴的撕開妙麗白色的襯衫,連鈕扣都因為太大力而飛出去
      「啊!不要!」妙麗又想護住胸口,但是馬份手更快的將妙麗的雙手固定起來,空出另外一手去抓了本來準備綁蚊帳的緞繩綁住了妙麗的雙手,並把妙麗的手固定在床頭
        
      「馬份!你不要這樣!」妙麗只剩下純白的胸罩跟內褲跟白色的襪子   
      「不要怎麼?這樣嗎?」馬份跨坐在妙麗的下腹上,開始撫摸妙麗的肌膚  
      「啊....不要...」妙麗的眼神變了,變的更加的情慾,比起一開始真正的反抗,現在叫的『不要』更像是給馬份鼓勵。
      而馬份也接受到訊息肆意欣賞這樣春光蕩漾的妙麗,邊沿著她的頸際吻上耳垂, 妙麗一震,雖然仍不斷搖頭著躲避,但是嘴裡微弱的聲音卻是舒服的淫語。  
       不知道馬份從那變出了一把小剪刀(萬應室嘛!)輕拍妙麗的臉頰,要妙麗看清楚,馬份一片片的慢慢剪著妙麗的胸罩。  
      「快要剪到囉!妳的粉紅色乳頭就要出現了。」
      「不要!不要說出來!你很討厭」妙麗羞紅了臉 卡扎一聲妙麗粉紅色的乳頭就接觸到空氣了,冰冷的空氣讓妙麗的乳頭一瞬間硬了起來!
      馬份忍不住嘴巴湊了上去輕咬蔓舔又吸允,弄的妙麗只有不斷的淫聲浪語才有辦法回報馬份的挑逗,馬份突然抬起頭又拿起剪刀在妙麗的內褲上剪了一個洞,那一個洞一剪開房間內立刻滿益了妙麗初次性慾的香味,原來馬份對準了洞口才剪的。剪完後馬份也脫下他的內褲,不過馬份不急,他要妙麗自己說!
      「這樣舒服嗎?」馬份攻擊著妙麗的左胸與香味四逸的下體,也解開了綁住妙麗的緞繩
      「啊!不要...好舒服!」妙麗忍不住輕聲淫哦了起來,獲得自由的雙手環抱住馬份,像是想要抓住什麼東西好讓自己不要沉淪在馬份帶來的情欲中
      「不要?不要什麼?這樣嗎?」馬份在妙麗的耳邊小聲的說,突然加重力道在妙麗的私處的紅豆!
      「啊!」妙麗大叫一聲!眼裡心裡滿滿的都是欲望「求求你...」
      「求我什麼?」馬份邪笑著,就要說出了 「不..不行!」理性啊!妙麗最引以為傲的理性!
      「不行什麼?插進妳的體內嗎?」馬份啄了一下妙麗的唇瓣,撐開妙麗的雙腿,完全勃起的肉棒抵在妙麗的洞口,挑逗著妙麗的感官
      「對!插我!」妙麗大喊!理性已經被欲望取代了 馬份將小頭插進妙麗的身體中!雖然緩慢卻很堅定,一點也不遲疑!
      「啊!啊!」妙麗抓緊馬份的背,一份充實的感覺塞進妙麗又濕又興奮的小穴口 「準備好了嗎?」馬份的小頭碰到障礙物了,那是妙麗處女的象徵
      「什麼?」妙麗還沉醉在馬份充實的感覺上,並沒有發現一切都還沒有開始「這個!」馬份一衝到底!衝破了障礙物!假裝沒聽到妙麗的驚呼聲!然後停住不動。他可以感覺到妙麗的子宮正在吸吮他的小頭!這感覺很舒服!但是馬份還是停止動作,他要妙麗習慣他的存在!要妙麗永遠不要忘記這一刻!
      「啊!啊!」妙麗痛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不要哭!看著我!」馬份擦去妙麗的眼淚「告訴我,誰在插妳?」「馬份...」妙麗很痛,但是還是乖乖的回答馬份「說完整一點」馬份用力捏著妙麗的乳房「啊!!好痛!」「說!」「是跩哥.馬份在插我,好痛!」妙麗又流出淚水「在插誰?我在插誰?」不行給妙麗喘息的機會,要讓妙麗永遠記住她的第一次是給我跩哥.馬份奪走的!這樣不論妙麗後來跟誰做!只會想著我!跩哥.馬份!!
      「是跩哥.馬份在插妙麗.格蘭傑!是跩哥...」妙麗哭喊著「乖女孩,我要開始囉!會有一點痛,但是不會很久的」馬份又再一次擦乾妙麗的淚水後就像他自己宣告的那樣動起來
      馬份緊抱住妙麗,以規律的節奏進進出出妙麗的私處,馬份盡量放輕力道,不想讓妙麗太痛苦,但是他發現有一點多於,因為他看見妙麗的眼底又像剛剛央求他插進她體內時那樣的充滿情欲
      「啊..好舒服!跩哥,好棒啊!」只是很規律的活塞運動就可以讓妙麗呻吟成這樣那..... 馬份突然一改方才的柔情,便成了粗暴又狂野的猛插妙麗的小穴!
      「啊!啊...」妙麗呻吟著,雖然會痛但是也漸漸被一陣又一陣的狂喜給淹沒!她覺的自己快要死掉了!舒服的不得了。就快要受不了!
      「不行了!我不行了!要死了!」妙麗開始胡言亂語,指甲掐進馬份的背!背部弓起,馬份知道妙麗快要高潮了,也加快了速度!
      「啊啊...」到了最後一刻馬份輕聲的呻吟而妙麗則是大聲哭喊著!
      馬份最後一次衝刺!將他小頭頂住妙麗的子宮頸口精液滿滿著注入子宮中!不停的射著.....直到把存量都發射完畢!才把臉埋進妙麗的頸間,抱著妙麗的身體,呼吸深沉。
      妙麗卻因為第一次的高潮與接受太多的狂喜昏過去了 就這樣妙麗的第一次給了馬份

      妙麗幽幽的醒來,不敢相信...她居然跟死對頭馬份做了。第一次!看著躺在身旁摟著自己安穩睡覺的馬份,妙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又想到自己在馬份的懷裡那麼的.............. 妙麗...想哭,卻又不行否認真的很舒服...怎麼辦?怎麼辦?
      感覺到身旁有一股騷動,馬份睜開眼睛 「妳醒啦?」
      「廢話!你要忘記今天的事!不準記得!」妙麗拉著被子下床在一堆衣服中掏出魔杖。此舉讓本來還悠閒的躺在床上的馬份跳了起來!也急著找自己的魔杖
      「哼!你也會怕!」「妳剛剛在床上可愛多了!」「你說什麼?」「說實話!」「你還敢說!不知道是那一個笨蛋!居然想的出對嘴的方式餵我喝迷情水!自己也喝到還敢說!笨死了!」妙麗一揮魔杖,馬份立刻跳開!不過妙麗是把破爛的胸罩召喚到自己眼前,修復!穿上去。
      「哼!不知道是誰還很高興被我親的!」馬份看妙麗開始在穿衣服,自己也開始穿了起來!但是看到自己造成的青一塊紫一塊的妙麗還真有一點不好意思
      「誰!誰高興啊!」妙麗紅起了臉!「妳啊!剛剛還叫著很舒服啊!不要停啊!」馬份不甘勢弱的吼回去
      「你!你!你!你跟本不會做迷情水!是誰做給你的!」妙麗臉又更紅了,只好快轉話題!
      「才不告訴妳!」馬份臉也紅了起來。總不可以說是跟石內卜偷的吧
      「哼!反正我也會查出來!喔...」妙麗本來想要大步走開,但是下體傳來的微痛卻讓她停下腳步。「那裡痛?還會痛嗎?」馬份立刻湊上前去扶住妙麗讓她坐下。還會痛嗎?我盡量小力了ㄟ!
      「我覺的我被大卡車碾過啦!」妙麗委屈的叫!「什麼車?什麼是大卡車?真的很痛嗎?」馬份緊張的團團轉
      「呵呵。」妙麗想起馬份跟本不知道什麼是車子。純種的笨蛋,但是看這樣為自己緊張的團團轉心中一暖。拉住馬份的手「什麼?」馬份蹲下去但看到妙麗露出微笑就知道。還好啦!沒有什麼事。害我心裡嚇了一跳「你跟誰做過?人家是第一次啊。那你呢?」妙麗附在馬份的耳邊羞澀的問
      「..........」馬份的臉突然暴紅!飛快的站起來 「說嘛!」妙麗搖搖馬份的手 「也...也是第一次啦!」唉呀呀!馬份兄也是第一次啦!
      「那...迷情水是誰給你的?」稱勝追擊!妙麗站起來走向門邊
      「......是石內卜教授的。」馬份認哉!乖乖說以免遭殃
      「他就這樣給你啊?」妙麗不信!
      「我偷拿的啦!」馬份準備開門了。
      「等等!」 「???」馬份低頭看拉著自己手的妙麗 啵!妙麗偷親了馬份一下!就快速的開門跑掉了。
      馬份追出去,卻剛好看到哈利跟榮恩在遠處向妙麗打著招呼,而妙麗撿起滿地的書回看馬份一眼就往兩位好友的方向奔去 這一天!馬份...對哈利跟榮恩更不爽了!
      後記: 又一次的溫存.... 「不過很奇怪....」馬份摟著妙麗 「什麼?」
      「我偷拿迷情水那一次,石內卜喃喃的說著要路平教授小心一點耶!該不會.......」 「..............」
ji我也想要一低迷情水 呵呵 不要給我忘情水喔
返回列表